理发师主动来当志愿者,为一线医护人员免费理发

楚天都市报2月19日讯(记者周丹 李辉 通讯员王曾蓁)“二月二”将至,以前这个时候,江城理发店都会排起长队,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这些店铺大门紧闭。没地方理发,宅在家里的普通市民尚能克服,但不少医护人员…

楚天都市报2月19日讯(记者周丹 李辉 通讯员王曾蓁)“二月二”将至,以前这个时候,江城理发店都会排起长队,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这些店铺大门紧闭。没地方理发,宅在家里的普通市民尚能克服,但不少医护人员却为此头疼。连日来,有这样一支理发团队,活跃在江城各家医院,为医护人员免费理发。如此一来,既美化了形象,又有利于防护,赢得众多医护人员点赞。

有医生说已经快3个月没剪头了

18日下午2点,在汉口同济医院附近的一家酒店,记者看到,三名身穿防护服、戴着口罩的理发师,正在给医护人员理发。而他们身后,还有一些等候的医生和护士。

“我已经快3个月没有剪头发了。”坐在等候区域的小张是一名医生,他告诉记者,平时一个月就会理发一次,但前些时太忙,没有时间去理发店,后来疫情爆发,每天在医院和宿舍之间两点一线,“睡觉都没时间,更别提理发了。”

小张说,本来想找人帮忙剃个光头,后来听同事说有志愿者能帮忙剪发,他趁轮休的空档,赶紧出来理发,“这都快成‘犀利哥’了,我准备剪个平头,不用剃光头了,挺好的,感谢这些志愿者们。”

正在理发的护士小李介绍,她头发比较长,特殊时期,不利于防护,干脆剪至齐肩,方便扎个小马尾,发际线也需要往后剃一点,这样正好戴上防护帽。“头发总是会再长出来的,等疫情过去,很快就长起来啦!”小李的笑容透着乐观和坚定。

自觉与家人隔离投入志愿服务

正在给小李剪头发的,是发型师杨光远,也是武汉“hair house发舍”的发型师。2月7日,有朋友找到他,说援汉医疗队的医护人员有理发需求,但因为理发店都关门了,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理发师,问他能否帮忙。

“我想都没想,马上答应了。”杨光远说,家人刚开始不理解,后来在他的说服下,也逐渐支持了。于是,他与留汉的另外3名理发师一拍即合,4人当即收拾好换洗衣服,住进了员工宿舍,以便工作完后与家人隔离。

2月8日开始,4人开始自带工具为防控一线的医护人员免费提供理发服务。为方便医护人员穿防护服戴防护帽,发型师们为医护人员做了特殊发型处理,男士剪平头、女士推高前后发际线,这样既不影响形象也有助于防护。

10天以来,杨光远平均每天要为30位医护人员剪头发,每位要花上15-20分钟,一天算下来,工作时长接近10个小时。为了不上厕所,他们水都不敢喝,吃饭也经常是匆匆吃上几口。

杨光远坦言,这个工作强度和服务人数,是平日里一周的量,但特殊时期,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他觉得特别有意义。因此,他所在的团队,在微博和抖音上公布了志愿理发的服务电话,并表示只要医护人员有需要,可以随时与他们联系。

平时剪发150元从未向医护透露

每天到医院周边帮医护人员剪发,风险自然是有的。保护好自己、做好防护,是对每位发型师的要求。

杨光远提到,他们理发的场所一般在医生的驻地酒店或者医院的行政楼等安全区域,理发过程中要求做好一级防护措施。发型师们穿防护服、戴护目镜,每剪完一位医护人员按流程对手和理发工具进行消毒。他说,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为更多医护人员提供服务。

从第一次参与志愿服务到现在,杨光远服务过来自上海、山东、无锡、杭州等地的医疗团队。他希望在疫情结束之前,能持续把公益理发做下去,让全国各地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感受到武汉的温暖与力量,“没想过什么时候停止,只要有需要,我们会一直做下去。”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杨光远所在的美发店名叫“hair house发舍”。在美团点评上,记者搜索发现,该店客单价在350元左右,星级高达5分,在江岸区美发评价榜第3名。不过,这些他们从未向医护人员透露。“平时剪发是150元左右,现在我们不考虑这些。”杨光远说。

“1月21日我们就紧急暂停营业了,什么时候恢复,现在还真说不准。”杨光远称,预估年前三天的收入损失达30万元左右。美发店不营业,但每月房租和人力硬成本还在。2月2日,美团宣布七项商家帮扶举措,其中针对武汉本地生活服务商家推出减免一个月佣金,延长商户通年费有效期两个月,杨光远所在的这家店也在其中,这帮他们缓解了一部分的成本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