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路面塌陷公交车坠坑已致9人遇难,8岁男童救起弟弟后曾坠入坑中

公开资料及媒体报道显示,2014年至今,西宁市至少发生14起地面塌陷事故。
全文5742字,阅读约需11.5分钟

▲挖掘机正在坑洞中挖掘救援。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公交站…

公开资料及媒体报道显示,2014年至今,西宁市至少发生14起地面塌陷事故。

文5742字,阅读约需11.5分钟

▲挖掘机正在坑洞中挖掘救援。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公交站台旁,地面忽然塌陷,一辆公交车车头向下倾。此后发生二次塌陷,坑里闪出火花、冒起黄烟。据当地官方通报,1月13日下午5点多,西宁市南大街长城医院门前突发一起路面地陷事故,一辆正在行驶的17路公交车陷进坑内。截至14日22时10分,事故已致9人遇难,仍有1人失联,17名伤者已送医治疗,目前伤情稳定。

▲西宁路面地陷救援画面首曝光:公交车被吊出 车身烧黑驾驶室变形。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

地面两次塌陷发生燃爆

现场视频显示,1月13日下午五点多,西宁市一条道路车流密集,两辆公交车一前一后行驶,靠近一个公交站台。站台上,有乘客在等候上车。

忽然,前一辆公交车的前方地面发生塌陷,致使这辆公交车车头下倾,栽在塌陷后形成的坑里。路旁,一根挂着交通牌的白色杆子歪歪斜斜倒下,砸在公交车上。有的路人迅速跑开,还有的留在坑洞边救人,包括一名身穿黄色外套的男孩。

但数十秒后,二次塌陷发生,坑洞面积扩大,几名施救者掉入坑中,公交车继续下倾,随后坑洞内发生燃爆,闪现出火花,并冒出黄色的浓烟。

根据官方通报,此次地陷事故发生于西宁市南大街长城医院门前。陷入坑洞的,是一辆车牌号为“青A60015”的17路公交车,有人员失联、受伤。

━━━━━

上千人参与救援

距离坑洞十米远有医院、超市和银行。1月14日凌晨,空中有无人机照明协助救援。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坑洞长约20米,宽约10米,坑洞中多条管道断裂。1月14日凌晨,一台挖掘机正在坑洞中挖掘,一名消防员腰缠安全绳索后,随着挖掘机进入坑洞下方。

▲洞中可见大量黄土及断裂的管道。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西宁市委宣传部介绍,1月13日下午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展开救援,采取停气、停水、停电等措施。

官方成立了现场应急管理处置组,分为医疗救护、现场处置、善后处置、道路环境恢复、事故调查和现场秩序维护等8个小组。现场还调用应急救援车辆30余辆,应急救援、公安等共1000余人参与搜救。

央视新闻报道称,此次事故救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救护车、消防进行第一梯队救援,将坑洞当中的市民和公交车乘客救出,送往医院救治。第二阶段,吊车将陷入坑洞中的公交车吊上来,但在公交车中未发现失踪人员。第三阶段,使用挖掘机和渣土车扩大坑洞,挖出泥土和砂石,寻找失踪人员。

▲救援人员进入坑洞内救援。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应急管理部已派工作组赶赴西宁路面塌陷现场,指导事故处置及原因调查。同时针对近期城市地面塌陷多发的情况,督促有关方面研究提出整改和防范措施。

▲西宁地面坍塌事故已致9人死亡,西宁副市长带头为遇难者默哀。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

追访

退役武警因救人腰椎骨折 黄衣少年救家人坠坑受伤

事发现场视频曝光后,两名救援者引起关注。据悉,这两名救援者一人为退役武警,另一人是一个小男孩。

听到“救命”声 退役武警伸出援手

1月14日,青海省红十字医院一间病房内,孙万红正躺在病床上输液。他是一名退役武警,事发时参与了救助。

孙万红回忆,事发时,他外出买东西路过现场,听到有人喊“救命”,于是跑了过去,看到坑里有人正扒着路基边缘,他伸手试图抓住对方往上拉,但在这时,二次塌陷发生,他也掉进坑里。

一名看起来约十八九岁的年轻人陷进坑内淤泥中。孙万红把他挖了出来。当时,参与救援的还有一名身着黄色衣服的男孩,二次坍塌发生后,这名男孩亦落入坑中。在坑内,孙万红“一把将他抱了过来”。

一名事故现场附近的商户老板回忆,事发后,他找出铁锤和两根绳子跑到现场,先把车里人拉出,随后再拉坑里的人,“我拉上来五六个,坑下面还有人在摆手”。

一名目击者称,她看到坠落坑中的就有五六个人。有路面上的群众尝试去拉坑洞里的被困者,但因距离较远,没有成功。随后,救援人员往洞中扔绳子,让洞中的人拉着绳子往上走。

小男孩救完弟弟返回救母亲时掉入坑中

一段网络视频显示,事发后,一名小男孩先是抱起一名婴儿,放在离塌陷现场较远的路面上,随后折回坑边继续参与救援,此后在二次坍塌时掉落。

孙万红说,后来两人都获救送医治疗,孙万红经诊断为腰椎骨折。

小男孩勇敢的举动引发公众点赞,其状况如何也引发公众广泛关注。

昨日下午,青海省红十字医院宣传科一位工作人员称,这名小男孩救的是他弟弟和母亲。婴儿已安全获救,他的母亲落入坑内。这名男孩“身上只有一些擦伤,并不严重”。

西宁市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个孩子心理受创,目前不适宜打扰。”

▲西宁地陷瞬间8岁男童救起弟弟后坠入坑中 医院:他母亲仍失联。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

延展

6年来西宁市发生至少14起地陷事故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包括此次事件,西宁市近年来发生至少14起路面塌陷事故。

2014年6月3日,青海大学路的岔路口公交车站处路面塌陷形成一个大坑。7月1日,夏都文化广场北侧的人行道上,路面出现塌陷。7月2日,果洛路公交车站旁,一尚未完工的水泥底座旁的路面出现塌陷。7月8日,昆仑西路西山一巷巷口公交车站右侧,由于地下水管破裂,造成路面塌陷。7月23日,西宁市二十五中学南侧路面塌陷。

2015年3月11日,南川东路南川商场附近的公路上一处地面塌陷。5月21日,海湖新区五四西路由东向西通向通海路的右转弯辅道上路面塌陷。6月10日,共和路东侧省医院公交车站路面塌陷。

2016年5月,《西宁晚报》报道,南山路35号巷道口路面塌陷。9月12日,西关大街与黄河路十字路口一辆公交车左侧后轮陷入深坑。

2017年2月12日,南山路公交站点西侧人行道塌陷。

2018年8月15日,西宁市鸣翠柳山庄门前马路塌陷。

2019年6月10日,西宁市兴海路与黄河路十字路口一处斑马线路面塌陷。

上述事件中,有6起发生在公交车站附近。

西宁路面塌陷事件

●1月13日17时36分许

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南大街长城医院门前发生路面坍塌,一辆公交车陷入其中。

●1月13日20时45分

西宁市应急管理局通报称,截至当天19时40分,初步统计有13名伤者被送医,2人失踪正搜救。

●1月14日8时43分

央视报道,坍塌事件失联人员上升为10人,青海省红十字医院收治伤员15人。

●1月14日9时20分

一段现场视频显示,一名黄衣男孩在救人时陷入塌陷区,该视频受到广泛关注,该男童后经确认已被救出,并无大碍。

●1月14日上午9时30分

6具遇难者遗体被找到,伤者数字升至16人。

●1月14日中午

途经事发地的退役武警孙万红讲述救人经过,当时他与热心路人救人时遭遇二次塌陷坠入坑中,他救出三人导致腰椎骨折。

●1月14日16时10分

央视报道,应急管理部已派出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事故处置和原因调查,督促有关方面针对近期城市地面塌陷多发情况,研究提出整改和防范措施。

●1月14日22时10分

事故遇难人数上升至9人,仍有1人失联。

新京报记者 倪兆中 潘闻博 张熙廷 刘浩南 马骏 张建斌

━━━━━

专家称西宁道路塌陷或因供水管道老化,应加强预防

一段新京报记者获得的现场视频显示,事发时塌陷处有一条断裂的钢质管道,水流源源不断涌出。

1月14日下午,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地下管线专业委员会常务秘书长刘会忠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视频中的水管是供水管道,管线老化、泄漏引起土壤流失并形成空洞,或为造成此次西宁路面塌陷事故的主要原因。

▲西宁地陷事故救援现场。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

三种原因可造成地陷,水管老化或为西宁事故主要因素

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地下管线专业委员会常务秘书长刘会忠告诉新京报记者,常见的道路塌陷原因共有三种:其一是地质结构特点遇到特定气候等情况所引发的自然原因;其二是大型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人为外力扰动,其三是管线老化引起的次生灾害。

具体到西宁此次塌陷事故,刘会忠分析称,由管线老化引起的次生灾害或为造成此次西宁路面塌陷事故的主要原因。

刘会忠判断,一方面,从地质结构来看,西北地区多粉末状的湿陷性黄土,一经水流冲刷很容易流失,形成空洞;另一方面,从现场视频可以判断,供水管道已明显发生断裂。“视频中不断涌出水流的管道离地面很近,且为金属材质,可以判断是供水管道。当供水或排水管道泄漏很容易引起土壤流失,形成空洞,最终造成路面塌陷。”他表示,导致一场事故的发生还有很多细节需要考量,权威事故原因还要等待官方调查后才能知晓。

新京报记者查阅西宁市人民政府官网发现,在近年来可搜索到的西宁市12起路面塌陷事故中,2014年7月8日发生在昆仑西路的一起就是由于地下水管破裂,造成路面塌陷10厘米左右,塌陷长度约6米。事故同样发生在一座公交站右侧。

━━━━━

近年道路塌陷集中爆发,部分地区已有预防措施

1月14日晚间的新闻发布会上,西宁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杨小民表示,事故发生后,现场动用应急救援车辆30余辆,应急救援、公安等部门1000余人参与救援。目前,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

对此,刘会忠认为,目前国内大多数地区面对此类问题,都是由应急管理局牵头处理,在各个地区并没有统一的责任单位。“这是因为道路塌陷涉及的部门比较综合。道路塌陷后,道路本身归交通部管,内部管线中,市政管线、通信管道、电力管线等都有不同的部门负责。”

但据刘会忠观察,从2013年起,路面塌陷开始被集中报道,率先暴露问题的部分地区已经有更完善的管理、防治措施。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5月,深圳市龙岗区横岗一路段发生塌陷,事故致5人遇难。

同年8月,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深圳市地面坍塌事故防范治理专项工作方案》,宣布成立深圳市地面坍塌防治工作领导小组。由时任常务副市长任组长,成员单位包括市编办、发展改革委、财政委、规划国土委、交通运输委、住房建设局、水务局、城管局、法制办、应急办、轨道办、工务署、档案局、地质局,各区人民政府,市地铁集团、水务集团、燃气集团。领导小组负责全面统筹协调深圳市地面坍塌事故防治工作。

北京也开始对道路事故采取预防措施。2013年7月,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在官网发布《北京市地下管线周边土体病害检测项目管理指南印发试行》,次年4月,市政市容委召开2013年城市地下管线综合检测成果通报会,要求各相关部门和单位结合检测成果深入分析,查找问题,依职责采取相应处置措施,预防地下管线事故和道路事故发生。

据刘会忠观察,近年来,路面塌陷事故有不断增多的趋势。根据北京地下管线综合管理研究中心与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地下管线专业委员会共同发布的《2018年10月-2019年9月全国地下管线事故分析报告》,2018年10月-2019年9月,公开新闻中可收集到的全国地面塌陷事故共142起。

刘会忠认为,“中国第一批市政管道于1979年后集中埋入地下,随着地下基础设施的老化和市政设施建设项目增多,道路塌陷事故应该引起足够重视,不应该只是遇到事故再应急,而应该学习好的经验,采取预防为主的态度。”

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编辑 王婧�t 校对 张彦君

━━━━━

评论

西宁地陷事故:该给城市道路来一场全面体检

对城市道路进行定期体检,当成为城市建设标配。

1月13日,青海西宁南大街发生路面坍塌,一辆公交车陷入其中,截至昨晚10:00左右,事故已造成9人遇难,仍有1人失联。目前救援仍在进行中,事故原因正在同步调查。

城市道路毫无预警地张开血盆大口,将活泼泼的生命“吞噬”其中,这种无妄之灾,让人心痛。在这起灾祸中,包括退役武警孙万红和黄衣少年在内的市民挺身而出,带给人们许多感动。但是,我们或许更应反思:这样的事故何以一再发生?

截至2018年,中国城镇化率已接近60%,城镇化进入“下半场”。此前已经建成的城市道路,眼下正在建设或者即将开建的道路,都需要以结实的骨骼让人踏实地行走在上面。那么,给城市道路进行体检,或者为未来的体检提供完善的条件,或许就该成为一项基本要求。

比如在日本,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东京、名古屋等城市也频发塌陷事故。1990年,日本在全球率先使用雷达探测技术,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地下空洞调查,对一些有风险的空洞进行了工程填补,完工后又建立了定期探测巡查制度,极大解决了城市道路塌陷的问题。这种“定期探测巡查制度”值得借鉴。

实际上,对城市进行体检,我国已有相关动议。去年3月份,住建部启动首批“城市体检”试点,长沙、广州、南京等11个城市组成“第一试点方阵”。根据相关要求,城市要建立长效机制,结合信息系统和管理机制建立,逐步形成“一年一体检、五年一评估”的城市体检长效机制。而要体检的八个方面之一,就是城市的“安全韧性”。

揆诸一些城市的实施方案可以发现,城市道路、地下管网、区域开发强度等都是体检重点。考虑到城市道路的安全性既涉及地面韧性,也涉及地下管网的好坏,所以城市道路在体检过程中,尤其需要重视这两方面。

事实上,就在这次地面塌陷事故中,相关画面就显示,在塌陷的“地洞”中,就有大量的管道破裂,这是因塌陷而致,还是塌陷的某种成因?如果是后者,此前有定期“体检”的话,或许可以避免此次悲剧。

尽管,住建部首批体检试点的城市只有11个,也并不包括西宁,但对城市基础设施进行定期体检,应当成为每一座城市的共识。而相关体检标准,随着这一工作在更多城市铺开,国家层面也宜有更全面的细则,供地方城市参考使用。

其实,即便是在一些未被列入首批试点的城市,有的已经开始自觉进行体检。比如,2017年,河北沧州就对该市69条道路做了一次全面体检,涉及道路的路况、排水、照明等市政设施,同时对检查发现的道路网裂、便道砖缺失、检查井沉陷、路灯配电设施故障等问题进行了全面整治。而在北京,“一年一体检、五年一评估”的城市体检要求也早已写入《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对城市进行体检已成为首都建设的一项标准操作。

频繁发生的道路塌陷,提醒对城市道路进行定期体检,不能再等了。只有脚下的道路足够坚实,走在上面我们心里才能踏实。我们总不能每次都等到城市道路塌陷后,才想起来补救,才被动地去善后。对城市道路体检应当成为城市化的标配。

当然,由于城市道路体检可能涉及复杂的路况与地下空间,这也需要城市治理者充分利用智慧城市手段,综合利用AI、大数据等技术进行探测,从而为精准化综合施策提供依据。

文/王言虎(媒体人)

值班编辑花木南 吾彦祖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重案组37号”“新京报评论”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